女权人士遭疲劳审讯突发心脏病 警方扩大调查反性歧视范围

文章来源: http://www.rfa.org/

作者: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上传人: Xinchun Zhao

m0404-ql1p.jpg
网络图片:杭州女权人士武嵘嵘。(网络图片)

被羁押在北京看守所的五位女权活动人士之一的武嵘嵘周五获准会见律师。代理律师梁小军周六表示,正在北京公安医院的武嵘嵘,每天需要输液及服药,她在拘留期间遭到疲劳审讯。另外。王曼也因受疲劳审讯,突发心脏病入院。据事件的关注者称,北京警方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多年前“占领男厕所”时期的志愿者。

“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被捕的北京、广州及杭州三地的五名女权活动人士,目前均被羁押在北京。其中3月6日被公安拘捕的“杭州蔚之鸣”负责人武嵘嵘,因肝脏疾病恶化,19日转到北京公安医院治疗。其委托的辩护人梁小军律师见过当事人后,4月4日发消息称,武嵘嵘自述被从海淀区看守所转至此处关押,次日开始每天输液服药,主要服药治疗肝病的药,现在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在此期间提审四次。她每天自己在房间原地跑步锻炼二、三十分钟。

梁小军周六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我这次见到她,其气色还好,但脸色还是有些黑。她说转到医院以后,每天都要输液、吃药。医疗条件比以前好得多。四个人一个房间,休息能够得到保障。因为刚抓她的时候,关在海淀分局看守所,每天晚上都要提审到晚上十一、二点钟。现在她的状况好多了”。

因呼吁反对性骚扰而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有吴嵘嵘、李婷婷、郑楚然、韦婷婷和王曼。事件引发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关注。不久前,由一千多人联名致函中国全国妇联、北京市公安局及检察院,要求立即释放上述五名女权人士。

梁小军说,另一位女权人士王曼也在公安医院治疗:“还有一个叫王曼的也在这里,其他三个人还关在海淀看守所”。

记者:律师有没有为她们申请取保候审?

回答:武嵘嵘申请了,没有批准。

关注武嵘嵘健康状况的北京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周六表示,武嵘嵘被抓后,曾遭到疲劳审讯:“她被警察抓捕之后,有两周的时间,被进行停止服药的对待,对她的健康肯定有损害,但是损害到什么程度,现在不得而知,警方也没有公布相关消息。虽然两周后被送进公安医院,到底是因为病情恶化才送进去,还是为了给她治疗才送进去的,也不得而知。给她的到底是什么药物,是不是对症,也不得而知。她的健康状况仍然令人担忧”。

陆军也特别提到在公安医院治疗的王曼在遭到疲劳审讯期间,突发心脏病:“另一位一个被抓捕的王曼,她是因为被连续疲劳审讯,导致心脏病发作。据我了解,她以前身体健康,根本没有心脏病。还有,通过李婷婷的代理律师会见当事人后,听到李婷婷也遭遇到疲劳审讯,甚至有时候,一天睡两个小时”。

一千多人曾在联名呼吁信提到,民众为她们的健康状况担心,王曼在看守所由于遭疲劳审讯而导致心脏病发作,另外,武嵘嵘被带走之前身体状况极差,在看守所有持续一段时间睡在地板上。

陆军谴责警方以不人道的手段,对待争取男女平等的女士。他说:“令世人震惊,我从来没有想到警方会这么不人道的来对待这些年轻人”。

3月6日晚,北京、广州、杭州女权活动人士李婷婷(麦子)、郑楚然、武嵘嵘、韦婷婷和王曼等多人,分别被所在地派出所公安从家中带走,部分人被警方盘问后释放。至下周六届满37天。

陆军还披露,目前警方正在扩大调查范围:“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北京警方还在各地进行扩大调查,他们到很多城市调查这些年,女性参与女权工作,志愿者,其中多数人参与了三年前的‘占领年厕所’活动”。

上述女权活动人士原定于3月7日发起倡导公交车性骚扰防治机制的活动,并制作了“防止性骚扰”的贴纸,以提醒女性如何防范色狼。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